「行了,回去别跟他吵,他也是工作忙才没来送,又不是故意的。」

爸妈千里迢迢来看我,我本想卯足劲秀一下恩爱让他们安心,结果男朋友除了头一天接机之外,后面几乎全程隐身,忙他的狗屁工作。

今天践行这顿饭,谢总终于大驾光临,结果席上接了个电话,菜没上齐他就先走了。

都这样了,我妈还反过来安慰我,生怕我跟他闹矛盾。

一想到他们来一趟,连酒店都自己提前订好,生怕给我添一点麻烦,我就觉得对不起他们。

安检关卡,看着他们排在人群里蹒跚的背影,我鼻子一酸,眼前一片水线模糊。

天知道五年前,我是怎么狠得下心丢下爸妈,跟谢明辰走的,还跑到离他们这样远的地方。

晚上送谢明辰回来的是他的新秘书。

她费力地架着醉醺醺的谢明辰,站在门口,「姐,让一下,我扶谢总到沙发上去。」

自我从公司退下来,对人事变动并不了解,也没有人告诉我,他的秘书换成了一个这么年轻的小姑娘。

总裁秘书这个职位算企业高管了。

我记得谢明辰的上一任秘书,是一位拥有五年从业经验的海归,专业度自不必说,酒局上也游刃有余,至少从没出现过让老板被灌得烂醉的情况。

「您别怪他,都怪我不会喝酒,谢总护着我才喝成这样的。」

陈澄解释的表情称得上情真意切。

我听得想笑。

老板替秘书挡酒,秘书帮老板说话,这互相关爱的样子,是可以投稿职场甜文的程度了。

如果当事人不是我男朋友的话。

但我还不至于对一个小姑娘发作,只点点头,礼貌道谢送客。

陈澄却没走,望着沙发上哼哼唧唧的谢明辰,一副放心不下的样子。

「还有事?」

「谢总喝了酒胃肯定不舒服,您可以给他冲点温热的蜂蜜水,舒缓一下。」

她眼里明晃晃的关切,显得我好像多不称职似的。

我随口敷衍,「家里没有了。」

「有的有的。」陈澄自然得好像她才是这个家的女主人,「厨房顶柜的第二个格子间,有一大罐呢!」

我笑,「来过啊?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