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章

“我拒绝!”

脑海内,传出秦风稚嫩的声音。

系统当即一愣,“宿主,你为什么要拒绝?”

“很简单,比起修改我自身的属性,现在更要紧的,是修改我娘亲的属性!”

秦风的语气,不容置疑。

无论他前世如何,但在娘胎的这二十年时间,秦风深切感受到了这一世父母,对他无私的爱和付出。

原本按照皇族的内部规则,一旦有皇子,在娘胎中修行出现差错,是绝不允许出生的,因为那样出生的孩子,先天不足,是无法获得皇族认可的。

但出于父母对孩子本能的爱,四皇子和凌素素,却是毅然打破了这个规矩,硬是咬牙,也要保护腹中胎儿,更提前给秦风取好了名字。

否则的话,秦风可能等不到系统觉醒,在十年前就胎死腹中了,在这十年中,由于违背了皇族的规矩,坚持要保住孩子。

作为四皇子的秦战,也遭受了皇族的处罚,每年的皇子俸禄,直接减半。作为还没出生皇孙的修炼资源,也是完全断绝。

再加上为了给秦风续命,每天所要耗费的大量珍贵灵药。如今的四皇子府,真的已经是到了家徒四壁,快要卖房度日的地步了。

更让秦风难过的是,十年前那场刺杀事件虽然没有完全成功,但为了保护娘胎里的秦风,凌素素,却是中了一种奇特的寒毒。

这寒毒,每天都会发作一次。

必须要极为珍贵的灵药,进行镇压。

只是父母把全部的资源和积蓄,都用来保护还没出生的秦风了,哪里还有多余的灵药,去调养自己的身体。

为此,凌素素更是甘愿忍受了十年寒毒噬体之苦。

秦风也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母亲每天受苦,都无能为力。如今,好不容易获得可修改万物属性的系统。

尽管提升自己的体质重要,但在秦风看来,还是解除自己娘亲的寒毒,更加的重要。

“我的身体,可以慢慢来,但我娘亲的寒毒,我却一天都无法忍受了。”

“上一世,我稀里糊涂,庸碌一生。”

“这一世,我秦风一定要尽最大的努力,踏上武道巅峰,也成为父母最大的骄傲。”

唯有如此,才能报答父母怀胎二十年的养育之恩!

不等系统反应过来。

秦风突然吩咐道:“系统,可有办法,让我看到我娘亲的具体属性?”

“有的,宿主。”

系统回答。

同时秦风的脑海中,已经浮现出一张特殊的人物面板。

【凌素素】

轮海境三重。

怀胎二十年。

发现隐藏先天灵血,可惜过于稀薄,无法觉醒。

身中噬心寒毒,每日必将承受寒毒噬心之苦。

“好一个噬心寒毒!若是让我知道,这寒毒是谁放的,我绝对不会放过,系统,我要如何才能解决寒毒?”秦风道。

“系统检测中......”

“叮,恭喜宿主,发现到两项可修改属性。”

“其一,噬心寒毒,天地奇毒,解除此毒,需要消耗两百年生命本源。”

“其二,先天灵血,未觉醒,若要觉醒,需要消耗一百年生命本源,注意,先天灵血一旦觉醒,可自动清除噬心寒毒。”

什么,先天灵血?

第一条还算正常,第二条,却是让秦风大吃一惊,平常听自己爹娘聊天,他已经知道,自己的娘亲,就是一普通女子。

武道天赋,也很是一般。

故此这么多年,境界一直都停留在轮海三重。

却没想到,自己娘亲,体内还有未觉醒的先天灵血,“这就难怪,我娘亲身中奇毒,非但没死,还能保住我这个腹中胎儿。”

大量的灵药调养是一方面,娘胎隐藏的先天灵血,也肯定起了很大作用。

“只是可惜,我娘体内的先天灵血,太过稀薄了,单凭自身的力量,很难觉醒,看来还需要我帮一把才行。”

比起修改噬心寒毒,修改先天灵血,无疑也更加划算。

“系统,给我修改先天灵血。”

秦风的眼神,变得坚定,更是在他说话的同时。秦风感觉到,自身的生命本源,被扣掉了一百年。

从本来还没出生时的千年寿命,变成了九百年寿命。

与此同时。

房间内,凌素素还在劝说着四皇子,想要带着腹中胎儿独自离开,不想再继续拖累自己夫君。

突然。

一股奇特的寒气,从凌素素的腹部,如山洪般爆发出来。

凌素素惊叫一声,“夫君,不好。”

“素素。怎么了,难道是寒毒......”

“不是寒毒,好像,是我的先天灵血,觉醒了。”一开始的时候,凌素素也十分的担心,但紧跟着,她就发现这股寒气,非但没伤她和孩子,还瞬间,让她体内隐藏的灵血,彻底的觉醒过来。

要知道。

作为一个平凡女子,凌素素尽管长得漂亮,性情也很温柔,但在武道天赋上,却是非常一般。

就算体内的先天灵血,也是十分稀薄,可有可无,基本上没有觉醒的可能性,但是现在,先天灵血不但觉醒。

更是在觉醒的同时,一股奇特的暖流,更是彻底摧毁了体内的天地奇毒,噬心寒毒。更有一股股寒气,如烟雾般,从凌素素的体内喷涌出来。

哪怕是真武境的四皇子秦战,都感觉到难以抵挡,不得不连续后退,这样一直退出了房门。

才看到一团寒气飓风,呼啸着,掀翻房顶,砖瓦都是冻成了一块块冰雕。但四皇子没空多看。

没等寒气消散,又是不顾一切的冲了进去,眼神紧张又关切,当看到凌素素非但没事,还觉醒了先天灵血

饶是出自皇族,秦战也是一脸的懵逼。

凌素素情况他当然知道,虽有特殊血脉,可是太过稀薄了,基本与普通人没什么区别,更不可能觉醒。

可是现在,不但觉醒了灵血,还驱除了最恶毒的噬心寒毒。

“娘子,这什么情况?”秦战连忙问。

“夫君,我也不知道,不过,我感觉,我觉醒灵血,好像跟腹中的胎儿有关。”凌素素摸着隆起的腹部,一脸惊喜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