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驾驶员满脸慌张,一瞧竟然有人可以徒步跟上机动车的速度,也是吓得不轻。

他油门一踩,车速又提升了不少!

林溪见他没有反应,一边加速跑着,一边又重重地拍着车窗。

然而,前方又是一个急弯。

如果按照这个车速,这辆白色面包车必然会冲下山崖,车毁人亡!

副驾驶上的一个黑脸汉子,立刻喝道:

“你特么发什么神经!刹车!赶紧刹车!”

驾驶员反应过来,猛踩刹车。

面包车的轮胎在地面上留下了一道清晰的痕迹后,终于在护栏前停住了。

驾驶员惊魂未定,但坐在副驾驶位的那个壮汉,已是打开车门,跳了下来。

“你特么神经病?跟车比速度?!找抽吗?”

林溪冷哼道:“你们差点撞倒我了!还不道歉!我必须要搭这个顺风车!”

“你脑子有包吧?!道歉?搭车?滚你丫的!”

林溪正想说话,忽然一道娇呼传入了他的耳里。

“先生!请救救我!”

林溪愣了一愣,旋即明白了。

“哟,我说你们这么急,原来是干了见不得光的坏事啊。”

“臭小子,我劝你少管闲事!”

壮汉目光一沉,捏紧了拳头。

然而。

林溪根本没有理睬他,而是身形一动,以惊人的速度,站在了面包车前。

他一把拉开了车门,看到了发出求救信号的那个女人。

这女人眉目如画,双瞳剪水,正蜷缩在车里,浑身上下都被绳索捆绑。

她衣物有些不整,一双被黑丝紧紧包裹的双腿,展露在了林溪的眼前。

她的嘴边,有一块揉得皱巴巴的手帕。

看得出来,她是用力挣脱了堵在嘴里的手帕,发出了求救的声音。

“啧啧,光天化日之下,就敢强抢民女!你们还真是胆大包天!”

说完,林溪便准备给这女人松绑。

砰的一声!

他的脖颈传来一道沉重的打击感。

壮汉揉着手,惊恐不定地看着毫发无损的林溪。

而林溪揉了揉脖子,转过头来,淡然说道:

“你急什么?我做事情,是有顺序的。

先救这名姑娘,再来收拾你,你急什么?”

说完,他三下五除二就解除了女人身上的绳索,轻声问道:

“姑娘,没事吧?”

女人的眼中,满是惊恐。

“快!快躲开!”

此时,那名壮汉拿着一柄匕首,从后面急速刺了过来。

林溪淡淡一笑,脚步一滑,躲过了这人的刺击。

紧接着,他握住这人手腕,用力一扳。

咔嚓一声,壮汉手腕断了!

啊!

这人发出一道杀猪般的叫声,倒在地上,来回翻滚起来。

林溪心里一叹:哎!为什么你们这些练武的,总是想挑战修仙的呢?!

这完全不在一个层面上啊!

那名驾驶员听到动静,赶紧跳下车来,目不转睛地看着林溪。

林溪认为他肯定是这壮汉的同伙,正想出手,只见这人噗通一声,跪在了林溪的面前。

“好汉饶命啊!我是被迫来开车的!我不是这人的同伙!”

这时,那女人也解释道:

“先生,他的确不是同伙,我在车上听过他俩的对话。”

“嗯......那行,正好你开车,我搭个顺风车,去天城。”

林溪二话不说,直接上车。

那女人和司机都懵了!

这小子......做了这么多,就是想搭顺风车?

林溪瞄了两人一眼:“上车啊!救你们一命,搭个顺风车,不过分吧?”

“不过分......”

司机赶紧上车,女人也坐了上去。

而那名壮汉却忽然没了声音,让两人心里一惊。

随后,他们便看到那人捂着自己的手,拼命往相反方向跑去。

那司机弱弱问道:“先......先生,就这样放走他吗?

他知道我和这女人的底细,一旦放虎归山,他会报复我俩的!”

林溪叹了一声:“也罢,好事做到底......报警吧。”

“报......报警?啥意思?”两人双目一瞪,一头雾水。

林溪抬手一抛,一枚银针,快速掠过场中,急速钻入了那壮汉的后颈窝!

顿时,那人朝前一扑,趴在地上,一动不动。

司机和那女人倒吸了一口凉气!

这人不会死了吧?!

“还愣着干什么?报警,那人没死!只是昏过去了!

警察来了,自然会带走这个犯人,他也就不会再骚扰你们了。

把我送到天城后,你们就去治安署录个口供就行了。”

司机反应过来:“哦哦哦,先生深谋远虑,我对您的佩服,犹如滔滔江水,连绵不断......”

报警后,司机油门一踩,十分恭敬道:

“您坐好了。这次能遇到您,真是三生有幸啊。”

“嗯,你们是要感谢我。

不过,也别问我的名字,我林溪做好事,从不留名。”

司机和那女人一头黑线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