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阿娘怎么还没有醒来?”

“不会是死了吧?死了也活该,以后就没人会打我们了!”

“那可是阿娘。”

顾音还未睁眼,便听到耳边传来两个叽叽喳喳的声音。

她连忙努力的睁开万分沉重的眼皮,看到了在她床边说话的两个小家伙,两个小家伙面黄肌瘦,看上去就跟常年吃不饱的难民似的。

顾音还没有来得及说话,两个小家伙看到她醒来,脸色一变,两个人掉头就跑,边跑边喊道。

“阿爹,阿娘醒了。”

“阿爹,阿娘醒来又要打我们了。”

顾音有些无语凝噎,奇怪的看着跑出去的两个小家伙,同时打量起了她身处的环境。

狭小的土胚屋子里放着一张勉强支撑起来的床架子,屋子里面还有一张缺了脚用石头垫着的桌子,屋子里孤零零的放着几本书。

这是那里?

她不是死了吗?

身为21世纪的女特工,被敌人团团围住,他们不敢近战,扔了足足一车的炸弹,她被碎片所伤,不可能活着了。

顾音回忆刚落,脑子里忽然用处大量的记忆,她很快便明白了,她眼下的处境。

她穿越了,穿成临川县周口村池家老三,秀才池昱烨的妻子顾音。

原主与她同名同姓,但人却是人嫌狗憎的存在,对自己家人尖酸刻薄,动辄对一对儿女打骂,所以她的一双儿女很害怕她,对大房和二房还有他们的孩子却是一点脾气没有,几近讨好。

临川县今年旱的比往年厉害,周口村附近的几个村子里旱的最厉害,池家的收成不好,池老头嫌弃池老三池昱烨坡了脚不能科考,干活也不利索,一家人还要吃吃喝喝,池老头便想将池昱烨的秀才身份卖出去,让人顶替他的身份考试,能换来二百两银子。

池昱烨不愿意,顾音想趁着这次的机会讨好池老头和其他两房,说什么也要卖,打骂两个孩子还说出要和离的话来威胁池昱烨,结果争执中嗑到了脑子,昏了过去。

这原主还真是拎不清,难怪那么小的孩子会觉得她死了也活该。

顾音撑着起身,一双胖的像藕节一样的手印入眼帘,她上一世生的美貌身材极好,怎么穿成这么个膀大膘肥的样子,疯了一样正欲喊出口的时候,外面忽的一个脚步过来,沉声怒气道:“顾音,你是不是老毛病又犯了,又打孩子!”

顾音下意识的朝门口望去,这一看,竟看入神了。

进来的男人高大清瘦,这男人虽然瘦,五官却是棱角分明说不出的精致立体,黑发如墨,肤若冷玉,浓眉的眼睛带着冷冽的气势。

走路的腿脚有些不便,却不见半分狼狈。

此时他深幽锐利的眼睛里,有几分威严的气势,就这么冰冷的看着顾音。

如果她不是女人的话,顾音怀疑他能把她脖子掐断。

见顾音不开口,厌恶至极的开口:“我说过,你不准再打骂他们。”

她?

冤枉的很,她还没动手呢!

她话还没有说出口,门外便有窸窸窣窣的脚步声,人没有进来,站在外面说道:“爹叫你们去正堂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