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许荞荞,你搁这 cos 蜡像呢?」

楼盛舟桀骜的声音响起,下一秒,就把我从喷着熏人香水的网红身边拉了过去。

我感动得热泪盈眶,同时疑惑问他:「你怎么在这?」

楼盛舟理所当然地说:「开学啊。」

我难以置信:「你也是清华的?」

或许是我的表情太明显,他眯了眯眼,伸出手弹我的脑门,见我热得满脸通红,屈起的手指又转成刮了一下我的鼻尖。

宋砚穿着白衬衫,面无表情地走进校门。

夹杂着冷冽的「轻浮」两字轻飘飘地从我耳边掠过。

我转身跟上宋砚,解释道:「楼盛舟刚才帮了我,我不是轻浮的人。」

宋砚没说话,自顾自往前走,他的步子迈得很大,压根没有等我的意思。

我拎着行李箱跟得很勉强,却仍是倔强地跟着:「宋砚,你通过我的微信呗,我有话跟你说。

「宋砚,你干嘛这么讨厌我啊?

「难不成你是害羞不好意思?」

「……」

一直沉默的宋砚终于忍无可忍,他转身睨着我,冷冰冰地说:「别再跟着我。」

我站在原地擦了一把脸上的汗水,没再跟着了。

因为前面就是男生宿舍,我特么进不去了。

九月份仍是热浪滔天,这种情况在军训时尤为激烈,通常是在太阳底下站半个小时,人就能热得羽化登仙。

我跟宋砚不在一个连,但隔得也不算远,一有休息的时间我就去找宋砚,美其名曰培养感情。

当然大部分时候他都对我不冷不热的。

舔狗也是有尊严的,我抓着宋砚问他到底怎么样才理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