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从来不开玩笑。”贺老这次认真的看着贺连城,像是为了证明他话的重要性一样。

愣怔过后,贺连城也直接选择了坦诚,“我没打算结婚。”

他只是觉得那个故作矜持的女人逗起来挺有意思,可不代表他愿意娶她。

这辈子,他都不会结婚。

不会像母亲那样的。

对于这个答案,老人似乎一点也不惊讶,“今儿的这个女孩子,我看着还不错,你们找个时间把证给领了吧!”

闻言,贺连城顿时就是冷哼一声,显然是不赞同。

“佳佳似乎已经毕业了,你说让她进品尚怎么样?”贺老靠在车的后背上,心里却在打着算盘。

虽说是商量的语气,但是贺连城知道,老爷子这是在威胁他!

贺佳佳是他同父异母的妹妹,是他家的**父亲在外面跟第三者厮混生出来的野种。

就算现在第三者转正又怎么样,终归还是名不正言不顺。

老爷子也明明知道,他最讨厌那对狼子野心的母女了。

现在想让贺佳佳进品尚,那不就是存心的恶心他吗?

品尚可是他母亲辛辛苦苦努力多年的心血,他又怎么会轻易地拱手让人呢?

想要进他母亲的公司,没门!

而他现在根本就无法插手品尚的任何事情,一切的决定权都在老爷子的手上。

甚至他母亲的遗物也都在老爷子的手上。

可是,老爷子让他跟那个几次三番撩拨他的女人结婚,他总觉得心里非常不爽。

这种不在自己控制之内的感觉,真的很不好受。

但是,他是绝对不会允许有人动品尚的心思的!

“怎么样?”

老爷子再次开口提醒贺连城。

对于这个性格孤僻冷冽但是很出色的孙子,他是打从心眼里喜爱的,可是自从他母亲去世之后,就封闭了属于自己的那一片世界,谁都走不进去。

眼见着都要奔三十的人了,身边却连一个女人都没有,他心里不是不着急,可是怎么劝他都不听。

他可以看得出来,他对这次的这个女人是有些不一样的。

但愿,他能够早日让他抱上曾孙子!

“就算我愿意,那个女人也不会愿意的。”

贺连城不动声色的回答,根本不给老爷子一点面子。

贺老看着一脸无波的孙子,面容终于松动下来,“这就不用你操心了,我自有办法解决这一切。”

贺连城动了动嘴角,最终还是什么话都没有说。

因为昨天一天没来,加上早上又不请假就旷工,林晚被经理狠狠地批评了一顿,整个人正在办公桌上躺尸的时候,电话**又响了。

“林晚,现在就给我回家,立刻马上回来!”

“妈,我…”

“嘟嘟嘟!”

根本就不给林晚解释的机会,她的亲爱的母亲大人就挂了电话。

她向来都已经习惯了她母亲大人的风风火火,说让她去检查就去检查,现在又让她回家。

虽然都不知道是什么事情,但是林晚还是顶着莫大的压力转身就去经理办公室请假,可能怎么办呢?

就算情况再难,林晚还是得回家!

谁让她是她的母亲呢!

遭受经理再一次的轮番语言攻击加威胁并且在林晚的N多保证之下之后,林晚才成功的除了公司所在的大楼。

可一回到家见到自家的母亲悠闲的躺在沙发上喝茶的时候,林晚就瞬间懵逼了。

因为看样子,女王大人的心情似乎还很好。

有谁能告诉她,发生什么事情了吗?

“妈,这么急叫我回来干什么?”

这个点,她爸爸应该还在上班,家里也没有第二个人能够给她解答疑惑了。

所以还是老老实实的听从女王大人的安排吧!

可一看到林晚出现在门口,文雅云立马就就从沙发上站起来,微笑着走到林晚身边扶着林晚在沙发上坐下。

“来来来!先坐下,累不累?要不要先喝口水?”想到这里,文雅云下意识的就拍了下自己的脑袋,嘴角的笑意更加的大了,“看我这记性,这种时候你应该喝牛奶的!”

说完站起身转身就要去厨房,准备热牛奶。

“妈,你干啥呀?”林晚一把抓住文雅云的手,一脸茫然的看着文雅云。

“你这孩子,这么大的事情居然都不跟我说,还当不当我是你亲妈了?”文雅云指着林玩的脑袋无奈的说,可语气当中并没有任何的责怪之意,满满的都是喜悦之情。

“妈,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?”

林晚实在不明白女王大人今儿又是闹得哪一出?

“林晚,你居然还给我装,别藏着掖着了,我都知道了!”

咯噔一声,林晚下意识的感觉有些不好。

她母亲知道什么了?

难道说,是那天晚上的那件事?

可是也不可能啊,那天晚上的那个男人就算是找,也是找到她身上去啊,总不会找到她母亲大人身上来了吧!

可是,除了这个事,她也没有什么其他的事情瞒着母亲大人了!

“闺女,我是你亲妈,你怀孕了就应该第一时间跟我说,而不是藏着掖着的不让我知道,我…”

母亲后面的话林晚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,她的脑海里此时就放大了两个字。

怀孕!

她什么时候怀孕啦?

她怎么不知道?

等等!不对!

她都不知道的事情为什么母亲会知道?

还有,她**最多也不过两三天,就算是怀孕了,又怎么可能这么快就知道怀上了?

她妈今儿没发烧吧?

想到这里,林晚的手下意识就往文雅云的额头上伸去,再放到自己的额头上试了试。

是正常的呀!

没发烧呀!

“你干啥呢?”文雅云一把抓住林晚的手,一脸严肃的看着林晚,“我在跟你说怀孕的注意事项呢,还不好好听着,要不然以后就有你的苦头吃!”

林晚顿时就哭笑不得。

“妈,我什么时候怀孕啦我怎么不知道?”

“林晚,到了现在你还不肯说实话是吧,我看你是不到黄河不死心!”文雅云有些气了,转身就走到茶几角落里的桌子上拿起一张纸就放到林晚面前,轻轻拍了拍,“化验单清清楚楚的写着呢,我看你还承不承认?”

此时,林晚的整个眼球都被那一张薄薄的纸给吸引了。

准确来说,应该是被那个尿绒毛膜促性腺激素这几个字给吸引了。

重点中的重点是,后面还有偌大的两个字。

阳性。